每年学校发的奖、助学金有1万元
2020-11-11 00:2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今年7月,范尉研究生毕业了,这让他有些担忧——他资助的11岁女孩小雪做完了髋关节手术,正处于最关键的康复期;所帮助的160个孩子,有的已从小学上到初中,有的将要上高中,后续资金的压力会更大。

有人不理解范尉“自讨苦吃”。范尉笑道:“每当感到累的时候,在灯下阅读着孩子们的来信,当看到孩子们满足的笑容时,我就觉得一切辛苦都很值得。”

今年7月,从新疆医科大学研究生毕业后,湖南郴州小伙范尉婉拒了家乡多家待遇优厚的单位,和塔城一家医院签订了就业协议。昨日,他对记者说:“我要留在新疆,继续帮助160个新疆娃。”

湖南多家医院向范尉伸出橄榄枝,父母也催他回家就业。思考再三,范尉还是选择和塔城一家医院签订了就业协议。他要留在塔城,继续做这些贫困孩子的“湖南哥哥”。

27岁的范尉老家在湖南郴州汝城,与新疆塔城相隔几千公里,往返一次需辗转搭乘4趟火车、3趟汽车、耗时66个小时。一个湖南小伙,为什么会千里迢迢去新疆呢?

范尉憧憬着,他现在帮助的这160个孩子,长大后又去帮助160个孩子,那未来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去帮助别人。他说:“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。”

在塔城阿不都拉乡,9岁的热依扎蜷缩在冰冷的家里,这是范尉看到的第一个雪灾中的孤儿,“刚见她时,她的眼睛里满是惊恐和拒绝。”3个月后,范尉第二次来到热依扎家,小女孩接过他送的书包和文具,腼腆地笑了。第三次,当范尉推开热依扎的家门,小女孩主动说出自己的梦想:“我想拥有一个小熊娃娃,我想上大学。”

“第一次见到这个湖南小伙,感觉挺震撼。能来一次已经很不容易,他还坚持每年都来。”如今,塔城阿西尔达斡尔民族乡中心小学的孟凡领老师和范尉成了好朋友。

范尉将自己“自讨苦吃”的公益启蒙归因于家人的言传身教。小时候,孤儿出身的爷爷总会给范尉讲自己当年在外流浪时,哪户人家给了他一碗热汤、一个馒头,哪户人家收留了他。妈妈范胜美收养过一个孤儿,也是范尉的同学。妈妈把当时家里最值钱的自行车给了同学,她告诉范尉:“你回家只要15分钟,而他需要3个小时,他比你更需要自行车。”范尉自豪地说,“别人求助,爸爸妈妈总是愿意帮忙,村里人都很尊敬他们。”

在当地民警和老师的帮助下,范尉找到了当年雪灾中的部分孩子,给他们穿上了棉袄、戴上了帽子。

在武汉上大学期间,范尉就开始做公益,还成立了“小火柴”公益社。两年时间,团队从最初几个人发展到了100多人,对当地孩子进行捐资助学。在新疆,范尉也成立了“小火柴”公益社,成员发展至130多人。

每次去看望孩子们,范尉都会背着两个鼓鼓的背包,里面装满了他和老师、同学搜集的爱心物资。细心的他还会带上卷尺,测量孩子们的身高、脚长,以便寻找适合他们的衣物和鞋子。范尉登记了160多个孩子的信息,已积累了三个笔记本。孩子们亲切地叫他“湖南哥哥”。

2010年冬天,范尉刚从湖北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毕业,他无意中看到电视里播放新疆塔城雪灾:大雪压塌了房屋,失去父母的孩子在风中哭泣……

范尉非常难过:“当时只有一个愿望,去他们身边,帮助他们。”2011年9月,范尉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上了新疆医科大学研究生。到新疆后,他立即在网上搜索当年的雪灾视频,联系塔城、喀什等偏远山村的派出所、村委会、学校等,想方设法寻找到当年雪灾中的孩子们。

范尉走访了新疆83个贫困乡村,用自己的奖学金及募集的善款近15万元资助了160个新疆娃。“每年学校发的奖、助学金有1万元,每周在校园助学岗上三个夜班,每个夜班80元工资,减去每月500元生活费,我就可以省一些钱。”范尉说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zhitiantao.com河北省保定市观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- www.zhitiantao.com版权所有